黑族論壇

黑族論壇

黑族論壇目錄 / 藝術文學 / 文字創作 / 優質推薦 /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發表新主題
隨機主題
上個主題
下個主題
|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編者提醒:

  本文是以兩段式撰寫,因此當您看到中途接續後段文時可能會出現叱異,一時不懂如何接續下去,前段文與後段文本人在編排上特地作分隔,前段為男主角的立場,後段是女主角的立場,此時建議您以另一文的心態繼續看下去後,只要接續看了一小段後自然就能連貫前後段文的含義。

  她19歲,我23歲她大二,我無業遊民,她讀書很好,年年拿獎學金,人不漂亮身材略胖,但很可愛,尤其是那雙眼睛。我高中畢業,日日和那幫狐群狗友混在一起,但長得不錯,身材修長,應該算帥。

  我們因為網絡認識,然後就戀愛了,她很單純;就憑著一句"我會好好珍惜你的",我就成了他人生旅途中第一個男人,那個時候我肯定她是愛我愛的要死的。我告訴她在她之前我有過n個女人,可她眨大眼睛笑著說她不介意,她只知道她會是我最後一個女人,還打趣說這才可以證明她的眼光。她脾氣很好,剛開始約會,我幾乎每次遲到,一次約會我睡過頭,她在大冬天的寒風裡等了我2個多小時。我到那兒的時候,她只是笑說以後睡覺別拔電話線。那個時候我應該說是喜歡她的,卻談不上是愛。

  她20歲,我24歲.她大三,我無業遊民,那年她開始要工作,其實憑她條件,考研究所輕而易舉,可她放棄了,我當然知道是為什麼,我沒有工作、沒有收入,而愛情是不可能沒有錢做鋪墊的。她開始邊讀書邊打工,一打就是好幾份。為了不想讓我家人感覺我談戀愛後會多用錢,她不讓我向家裡要一分錢,連我的日常開銷都是她的收入。甚至為了給我買生日禮物,她一個多月不坐車,不吃午飯,當我知道的時候,她眨著大眼晴笑著說她是想減肥。那個時候我想我也許是愛上她了。於是我向她保證我會努力學習,找好的工作,給她幸福。

  她21歲,我25歲她大四,我無業遊民,這年她懷孕了,對於一個女孩,一個學生的她來說,這無疑是一個晴天霹靂。所幸我阿姨是婦科醫生,於是在一個晚上,我們偷偷進行了人流手術。由於是夜晚,沒有麻藥,阿姨讓我用手摀住她的嘴,以免她叫出聲,手術台上,阿姨每一次的動作,我的一隻手都會勞勞摀住她的嘴,而她的手會緊緊的死拉著我的另一只手,眼裡閃著淚花,臉上流露出極痛苦的表情。那個時候我發誓一輩子愛她。

  那晚她流了很多血,阿姨給她開了病假單,讓她休息幾天。並和我媽給了她800元錢,讓她買些東西補身體。可她把一半的錢給了我,因為我曾提到我沒有春天的外套。而我竟然收了錢,不久我找到了工作,是汽車銷售,可高中畢業後就再沒有工作過的我,很不適應,而且這份工作底薪很少,於是她出錢讓我讀書,還幾乎天天陪著我一起學習。


  她22歲,我26歲,她廣告人,我汽車銷售,那年我們都工作了,她的工作很不錯,而我也許是外表的原因,特別招些女客戶青睞,因此單子是一筆接一筆,經過一年的鍛煉加上運氣,竟也渾到了銷售主管。既是做銷售,就難免要應酬客戶。有句話說:常在河邊走,那有不濕鞋。一次應酬後,一位大客戶指名要我送她回家,我送了,後來就發生了那種事,很自然這筆大單子也訂下了。

可那個客戶卻不是玩一夜情的人,一直纏著我。我也清楚她能給我帶來利益。世上沒不透風的牆,何況女友是聰明、敏感的女孩。可她說相信我不是那種人,我沒作聲,只感覺很對不起她。我決定和那個客戶說清楚,也打算放棄她那邊的生意。在車庫裡客戶很爽快的表示同意,只是要求能有最後一次激情。其實在她說同意的時候我就猜出她會提這個要求,也明白這最後一次我拒絕不了。

我知道肯定是公司哪個嫉妒我的王八蛋,告訴她我和客戶在車庫,不然她不會來到這裡。
是的,在我們上演噁心一幕的時候女友出現在我們面前。她的那雙眼睛惡狠狠的注視著我,一句話沒說,甩頭走了。我沒來得及整好衣服就跑去追她,可連人影子也沒追著。我打她的手機,關機;去她的公司,沒人;找她的好友,可沒人知道她去那裡!那個時候也許是我平生第一次從內心感到著急。

我只能等在她家門口,那裡是她一定會出現的地方。整整一個晚上,我寸步不離就怕錯過她,雖說天不很冷,但夜晚的風吹著還是有些涼意,我也沒放棄打她的電話,但得到的回應總是關機,我這時才體會出當初她在寒凍等我,夜晚找不到我時的心情,真的,很難受,很難受!

早上5點,她終於出現了,我衝上去抱住她,希望她能被我這一晚的等待打動,可我錯了,她不再是那個只要我說上幾句抱歉的話便會心軟的她了。她不說話,只是想推開我,可我死不放手,在推拉時,從她敞開的衣領裡我清楚看見脖子下處一塊鮮明的紅印,過來人都知道那說明什麼。我的手鬆開了,心裡一下子有種說不出的味道。她依然沒有說話,理了下衣服走了。


  回到家已時8點,腦子裡亂哄哄,看見她為我織的一件毛衣,突然問自己「你有什麼資格委屈,難受,生氣,四年來,你給她帶來的委屈,難受能與這相比嗎?」正當我要去找她時,電話響了,是她的好友約我見面。我去了,一個人很少的茶室。我還沒來得及說第一句話,她就狠狠一巴掌打在我臉上。你這個自私、狹隘、卑鄙的男人,沒見過男人無恥到像你這種地步。

你知道嗎,你那些債是怎麼幫你還的,是她把20歲生日收到的所有紅包,再加上捐血的錢幫你還的;她人工流產後一天都沒休息就去了打工的地方,因為她說那裡錢多,不去會丟了這份工作。你剛工作為了能給你樹立信心,她拚命陪一個客戶喝酒讓他買你的車,結果胃病發作吐了幾天。你呢,工作一年了,有送過一樣東西給她嗎?你是不是男人,你有沒有真正關心過她,愛護過她,還是你跟她一起,就是把她當工具,當做一個讓生理發洩,心理安慰,物質有保證的工具!!! 說完便又是一杯水向我潑過來,走了。

  這場談心自始自終我沒說過一個字。我哭了,從我記憶以來,我從沒哭過,可這次我哭得很徹底,我是一個差勁到底的男人,說的一點不錯,她做了那麼多事,可我卻一點不知道,只一點我決不承認,我愛她,我肯肯定定告訴自己我這輩子愛定她。我去找她,我做好一切心理準備,無論她怎樣對我,罵我,打我,侮辱我,我都要以實際行動讓她原諒我。

  可她的速度真的好快,一天之內就可以讓我完全找不到她,她辭了工作,換了號碼,不住在家裡,也沒人願意告訴我她在那裡。但我沒有放棄,我一下班就在大街上漫無目的找她,每天都會去她家門口等,求她的好友告訴我她的消息,可都沒用。

三個月過去了,我嚮往常一樣求她的好友,這似乎已經成為我的習慣。「她去德國了,三年裡不會回來了,你死這條心吧。」我很早就知道她有個叔叔在德國是做留學仲介的,沒想到她會去的那麼快。人真的很賤,為什麼都要到失去後,才會懂得珍惜和後悔。三年?也許這也是個機會,三年後她回來,我一定要改變自己,於是我認真讀書,努力工作,拉近我們的距離。


  2002年,我29歲,她25歲。我已經夜大三年本科畢業,工作也步入正軌,我還努力搓合我同事和她好友,目的其實很明顯。三年裡我有想去德國找她,可是不知道她在那個城市;我沒和一個陌生女人說過話,甚至是重要客戶我把所有的錢都存起來,寫的是她的名字;我每逢過節,和她生日就會買一樣她以前曾說過喜歡的東西;每天都會在紅紙上寫一句我愛你,在白紙上寫對不起,再折成一個心型,放在兩個瓶子裡;我在腰背部紋上了她的名字,因為她說過紋身很疼很疼,那種疼足以證明愛一個人有多深,如果有人在身上紋她的名字,她一定嫁給他。

三年的努力也算讓她的好友開始慢慢原諒我,並首次給我看了她在德國的照片,和她的錄音,她沒變眼睛還是那樣清澈美麗。聲音還是那樣溫柔,動聽,從三年前車庫那一幕發生後,我就再也沒聽到過她的聲音了,不知為什麼淚珠不自覺地滑了出來,三年裡我的淚腺功能發達了1 0 0%。

好友說她今年12月初就要回來了,但不肯定是否單身,或是會原諒我,而好友能幫我的也只能告訴我她回來的具體時間和航班,因為三年中每當好友提到關於我,她都會下線或是乾脆不談。我知道是我傷害她太深,太重了。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有多少人願意等待。12月轉眼就要到了,這幾個星期我幾乎天天失眠,我不知道她是否會原諒我,不知道第一句話該如何對她說,有太多太多不知道。

但我會讓她知道,從此我會是最愛她的人!
=============================================

  19歲之前,我一直以為我是個幸運的女孩,在家我尊老愛幼,乖巧懂事是最受寵愛的孩子,在學校我是品學兼優,勤奮好學是老師最喜歡的學生,在同學眼裡我是活潑開朗善解人意是最有人緣的朋友,家人寵我,老師疼我,朋友同學喜歡我。從小學到高中我不是直升就是保送,考大學那年我更是沒辜負大家的欺望,考入一所重點學校,並在第一年就拿到一等獎學金。那段歲月裡,家人都為我驕傲,所有人都認為,我的仕途應該是一帆風順,而我的另一伴也一定會是和我一樣優秀甚至是更完滿的人。

然而19歲之後,我在網上認識了他,他是生活環境和我完全不同的人,他的世界讓我充滿了好奇和誘惑,我以為自己很理智,可還是和他見了面。我對他一見鍾情,他的頹廢,他的浪蕩,他的憂鬱對我產生強烈的吸引,我心跳快的像要蹦出胸口,我呼吸急促的快要止息,我臉紅的就像發燒。他一定是情場高手,一眼看穿了我的心,要我做他女朋友,因為我與眾不同,單純可愛,而我竟傻的以為他真的喜歡我,一口答應了。

我承認在這其中有虛榮心作祟,各方面都優秀的我,唯獨對外表沒有太大自信,而他填滿了我心中最後的那塊虛榮之地。為了這百分之一的虛榮,和百分之九九對他的真愛,我,付了百分之百的代價。在我們相戀的第一年,我就給了他無數個人生第一次,第一次的牽手,第一次的擁抱,第一次的親吻,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我以為我這樣的付出,他會感動,他會知足,他會愛我,可他對我的態度不冷不熱,經常在一起時?他如魂魄出竅,可以半天沒有反應;

  對我們的約會他時常忘記,可以讓我在寒凍酷暑苦等甚至不見人影,對我的關心更是少之又少,高燒一個星期,竟然一次都沒看望甚至連通電話都沒,而事後竟說不知道。那時如果換作聰明的女孩早就應該一腳踢了他,而我卻像鬼迷心竅,一點都沒責怪他,反而事事為他考慮,替他著想。真是傻的可憐啊。

第二年,我的導師和家人叫我考研,我放棄了,所有人都感到奇怪,爸媽甚至還痛罵我,那是第一次他們這樣嚴厲訓斥我,可沒有效果。因為我要賺錢,我不想他的開銷太大,儘管他從未在我身上花過一分一厘,我向學校申請了打工,因為平時在校表現不錯,很容易就找了家挺好的單位,我把所有的收入分成兩半,他一半我一半。還記得他生日為了幫他買雙鞋,一個月省吃節用,不坐公車;為了幫他還債,我報名捐血,把營養費和父母給的錢都替他還上,還不讓他知道,怕的是他會擔心,可現在想想他那時也許根本不會擔心。真是傻的可悲啊。

  第三年,我懷了孕,天啊,我急的要死蠻害怕,可還不能讓家人知道,而我的病也就是這年開始慢慢抬頭的。(我戀愛的事沒讓家人知道,因為這樣的男友實在是見不得人的,這點我也明白。可我還是一頭栽進愛的盲區,任愛煎熬,我時常會為他對我的漠不關心難過,可一到家裡我要將這些不愉快全部隱藏,還要笑臉迎人,又無處發洩,那種日子真的非常難熬)


  在家我表面依然要和大家嘻嘻哈哈,談笑風聲,可內心卻心急如焚,總算他有個阿姨是婦科醫生,為了不讓醫院其它人知道,我們是在晚上偷偷做人流的,沒有護士,沒有麻藥,只有冰冷的器具在我身體裡攪動。人流本來就會很疼,而缺少麻藥作輔更是讓我疼的想要死,沒經歷過的人一定是無法想像那有多疼的。

我本能的想喊,可他的手緊緊摀住我的嘴,不讓我發聲,我也明白夜深人靜的醫院,又是做這種手術,要是傳出斯心裂肺的聲音,一定會讓人知道。我只能忍,我哭著看著他,從他的眼睛裡我第一次看到了疼惜的眼神,我知道他心疼我了,眼淚更是忍不住的流了出來。手術過後,我流了很多血,他的母親和阿姨給了我些錢,並叮囑我好好休息。而我把一半的錢給了他,並在第二天就去了打工的地方,原因是我不想失去這份薪水豐厚的工作,因為手術時他的眼神讓我看到了希望,況且他發誓說會努力發奮,要去讀書,所以我要更努力賺錢。


  第四年,我畢業工作了,他兌現了承諾找了份工作,並開始讀書,由於他脫節脫的很厲害,我可以說是天天陪他一起學,並替他付了學費,為了不讓父母懷疑,我還得每月交一筆錢給他們,這樣下來我不是打兩份工,就是月月縮衣節食,才能兩邊兼顧。所幸的是在我們努力下,他總算考進了夜大本科,而且由於工作業績不錯,還提升了主管,這讓覺得我和他會有未來,我所吃的苦疼都值得。

可現實卻沒那麼美好,他真的是本性難改,和他的一個客戶發生了關係,並讓我親眼看到,那一刻看他們親密的樣子,我真的好恨好恨,如果手裡有槍我一定會殺了他們,我的腦子像被炸開一樣,發瘋一樣跑了出去,我告訴自己不許哭,可一想到那麼多年來,我反反覆覆為他做的,為他付出的,為他放棄的,終於還是不爭氣的哭了,止都止不住。那晚我去酒吧呆了一夜,喝了個醉,我想忘掉一切。

  清晨我回到家裡,發現他守在樓下,我不知道他呆了多久,也不想知道,這對我已經沒有意義,他很用力的抱住我,拚命的道歉,可我一個字都聽不進去,掙扎時,他突然放手了,我知道他是看到了我脖子下的那塊紅色印記,他以為我墮落去了,其實只是我喝醉酒跳舞時撞到了台角,可笑啊,他自己分明是個爛人,卻還會在意這個,這反而讓我更加厭惡,讓我看清了他是個那麼狹隘的人,好像是我讓他受了委屈一樣,我不想解釋,就讓他這樣認為吧。

我回家之後,努力壓抑著悲憤跟父母說了現在的工作不順心想去留學,他們很吃驚,但也表示同意,因為很早他們就想讓我去了,是我一直不願意。我找了最好的朋友談心,在她面前我再也無法忍受,徹底崩潰了,我告訴她幾年來我為他做的點點滴滴,結果是我們抱著一起哭,發洩完心情有了好轉,我打電話辭了工作,告訴父母說找我都說不在,換了號碼,去了外地散心。

  由於叔叔是仲介,自己大學成績都很好,鑒定證明三個月就下來了,我一刻不耽誤的就走了。可到了德國,我才知道原來自己得了憂鬱症,說給所有人聽也許都不信,那麼開朗活潑的我,怎麼會得這種病,好的時候我很清楚自己做什麼,可犯病時就會經常產生幻覺,回想那些往事,然後就哭,就莫名的發呆,甚至傷害自己。我自己都害怕,我討厭自己為什麼要活在他的陰影裡,還好我是個堅強的孩子,我一邊接受治療,一邊用功的讀書,我聽醫生的話,把所有精力都轉移在讀書上,按時服藥,多做些快樂的事,不要回想過去的悲傷。

  總算給我熬了過來。在德國的後兩年裡,我可以說是成功的戒了他。今年畢業回國,我回到了久別的家中,看著家人還是那樣親切,對我還是那樣的引以為傲,讓我又找到了那種失去已久的感覺,真的是無比開心幸福。可一星期後,好友突然讓我去了個網站,看了一篇貼子,又再次激起了我的回憶。

那一個個字,一句句話,始終讓我難以相信是出自他手。他算是懺悔嗎。我最好的朋友被他收賣了,或許她是真被感動了吧,可她不是我。她或許知道我疼,可不知道我有多疼,她或許知道我恨,可不知道我有多恨。

  他三年的等待與我三年的付出能比嗎?他存起來的錢與我為他賣血灑汗的錢能比嗎?
他買的那些所謂我喜歡的東西與我為他不吃不喝所買的東西能比嗎?
他那些寫滿我愛你,對不起的心型與我為對他三年裡的愛和委屈能比嗎?
他那個腰上紋身的疼痛能與我為他墮胎所忍受的痛疼相比嗎?
我的痛疼才剛剛止住,我的生活也開始慢慢恢復,可你卻又想再次進入,19歲的初戀,換來無數的傷疤,我曾把最真的愛都奉獻給你,六年的歲月,已讓我不再單純如紙。你說我還要再賭一次嗎?你說我有必要再賭一次嗎?你說會不會換來更多六年的懲罰?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有多少人願意再被傷害?人生,沒有綵排。很多事情不能比。男女雙方的感情更是不能比的。這樣對對方殘忍。對自己更殘忍。請對自己寬容。愛可以不要重來。但可以選擇。

魚說:你看不見我眼中的淚,因為我在水中......
水說:我能感覺你的淚,因為你在我心中......

編者:

  就如男主角言「人真的很賤,為什麼都要到失去後,才會懂得珍惜和後悔。」一段走到痛心疾首的感情必然已是心碎難平,猶如杯盤落地覆水難收,有人說『一段愛情可以由愛重新開始﹐ 卻不能由原諒重新開始。』

愛由心生,原諒也許僅能算是不提往事的藉口,但內心的創傷如何填平呢?倘若這份愛消失了縱使千言百語乞求原諒想拾回舊愛,可能依舊是失意難成,愛需要心靈緣起才能激花出美麗的色彩,將心比心正是感情中必要的因素,沒有這份自覺毀了另一顆心後悔已遲,正處愛情中的男女,在愛的路上別忘了時時端視自己,您是否違背了自己的心正傷另一顆愛您的心呢?
 

  • 關鍵字 : 工作, 好友, 第一, 阿姨, 讀書, 男人, 放棄, 德國, 以為, 三年裡, 三年, 19歲, 難受, 聲音, 約會, 父母, 無業遊民, 清楚, 把所, 打工
0 0
2009-02-01T17:16:28+0000


  • 當您未登入黑族時,可以利用臉書 Facebook 登入來發表迴響。若使用黑族會員身份發表迴響則可獲得經驗值及虛擬金幣,用來參加黑族推出的活動。
發表迴響
驗證字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