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族论坛

黑族论坛

分享让知识传播,阅读让心灵成长, 创作让文化传承,让我们共同努力。
  • 禁止广告文
  • 知识传播
  • 阅读
  • 心灵成长
  • 创作
  • 文化传承
发表新主题
随机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
白手绢

一、

几天前,收到姑妈来信,让我回去参加表妹的婚礼,她想请我当伴娘。

姑妈和那老宅子,在我心里至今是个谜,充满了神秘。小时候,每次我问到故乡的时候,妈妈都会缄口不语——她从来不愿谈故乡的人和事,也很少提起她那一边的亲戚。我给妈妈看了姑妈的信,她看到的刹那脸色变了,变的很苍白,手在抖。

「青儿,你不能去。」我从没见过妈妈对我这麽坚决过。
「妈,我已经是大人了,我想我有权利决定一些事情。」我坚持著。
「青儿,妈是为了你好,妈担心你。」
「妈,我知道,但你想,姑妈她不会害我的,她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孩子大了……」她对著我说,却更象自言自语……

刚好我的职业很自由,可以先放一放,算是去采风。我很兴奋,因为我终於可以看到传说中的老宅子了。

出发前一天,因为要做一些工作上的首尾,很晚才到家,妈妈对我这种工作一直抱著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我想这麽久她早已习惯了我的早出晚归。意外的是,回到家她居然还没有睡,在客厅等我。她给了我一个红色的绸质小包,叫我在有紧急情况的时候打开。可是,会有什麽紧急情况呢?真的不明白她那欲言又止的神情……



一个大大眼睛的小女孩怯怯站在站台上。她是英子,姑妈领养的孩子。

我随英子走在一条窄窄的乡村小路上,道旁的狗尾巴草刚刚有我的脚踝高。他们殷勤地伸过头来,轻轻地摩擦著我露在凉鞋外的脚趾头。我觉得好有趣。

我要说,我从没看过那麽蓝的天和那麽白的云,还有那似乎永远看不到尽头的山峦,到处是嶙峋的怪石,潺潺流动的清澈小溪,郁郁葱葱的稻田。还有悬在半空中嘎嘎作响的木索桥,和依在半山腰里时隐时现的木屋。感觉这般的宁静,除了远处偶尔传过来的琴声。

世外桃源无非也就如此了。我想。

这里就是我的故乡。这个以盛产古笛而闻名的地方;这个传说中瘴气横生,蛇矮穿行的地方。他们说,这里的男人都会吹悠扬的古笛,也会唱俏皮的山歌;他们说,这里的女人都会弹凄凉的枷娅琴,跳优美的长鼓舞。是的,这就是我的故乡,在神秘的长白山天池脚下的——府川。

英子穿著一身当地朝鲜服装,在我前面蹦蹦跳跳地走著,手上的银饰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偶尔,她会回过头来朝我羞涩地笑一下,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
我喜欢这个地方。

奇怪的是,乡邻看到我们,都神色匆匆的走远了,尤其是一些老人看到我时的诧异眼神,让我无法理解,我脸上张脏了?我从书包里拿出随身带的小镜子,照了照,不见有什麽异样,虽然看起来有些疲劳。或许是因为我漂亮吧,我这样自我安慰著。

穿过了一片林子,我终於看到了老宅,那一刹那,我停住了脚步。说不清哪里见过的一种熟悉。我甩甩头,想可能是梦里见过吧。

姑妈已经在前厅里等著我了,我是第一次看到她,禁不住看呆了,她真年轻,虽说是50岁的人了,却看起来象30多岁,头发和这里的已婚女人一样在後面挽了个髻,白净的肌肤,精致的轮廓,看的出,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人。看到我走进来,她站起来迎了过来,拉著我的手,细细的打量著我。
        「姑妈」我被看的不好意思了。
「芷青啊,果然是个美人……」
「姑妈,云表妹她好麽?婚期在什麽时候呢?」
「订在下周,具体的事宜等你休息好了再和你商量,累了吧,让英子带你回房间休息吧。」
「好的。」
宅子好大,是木结腹的,里三层外三层的房子,英子带著我七拐八拐,再穿过很大的院子,才到我的房间。我进了屋,英子朝我笑了笑,就转身 开了。



简单梳洗了一下,我走出了房间,好奇心使我想对这大宅子熟悉一下。

走廊里很黑,但我不费什麽周折就到了後院,好象有什麽力量在牵动我。不知道为什麽,对这里我仿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
後院是个好大的园子,零零落落的种著几棵梅花树,因为是夏天,显的很凄凉。旁边有棵好象经历过几百年风雨的老树,横过来的粗枝上吊著个秋千,看的出也有很多年头了,是滚了很多股的麻绳吊著,麻绳很结实,结实的可以同时吊死很多人,我不禁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
看到秋千的刹那我有种昏眩的感觉,也就是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一对男女在秋千上嬉笑,女的坐在上面,男的扶著麻绳,低头在她耳边说著什麽,我被这情景看的呆了,就这样呆呆的看著他们。

「这棵老树可有年头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
明明是夏天,我却打了个冷战。我转过头,是个老太太,苍老的已经看不清她的神态,没有任何表情的一张脸。我不知道她是谁,为什麽会出现在姑妈家。

「我看到一对男女,」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秋千的方向。

再看时,那里除了老树和秋千,什麽也没有了。

「刚刚还看到的……」
「真象,简直一模一样。」她好象根本没在听我说话,喃喃自语。
「像什麽?谁像?」我追问。
「我已经太老了……」她说著,转身蹒跚的走开了。

我摇摇头,从下车开始,我就一直觉得有点蹊跷。

回到房间,姑妈坐在梳妆台前等我。

「青儿,你是第一次到姑妈这里来,有些事情姑妈想告诉你,」她停了停,继续说∶「这个宅子已经太老太老,也发生过太多的事情,如果你看到什麽,或听到什麽,不要乱想,有事情来问我就好了。」

「姑妈你放心吧……对了,刚我在後院子里看到个老婆婆,不知是谁?」
「她是我的奶妈,已经精神失常很久了,就住在院子旁边的屋里……她说了什麽?」
「呵,没什麽,只是看到,觉得奇怪。」
「她经常会胡言乱语,好在不伤人,别招惹她就是了」
「还有……後院尽量少去,那里很少有人去的。」
「知道了,姑妈」
「等下英子会来叫你吃饭,也好熟悉下家里的人」
「好的。」

说著姑妈出去了。我倒在床上……奶妈神经失常……可我怎麽觉得她有话要对我说?可能是我太累了,想著想著,我睡著了。

英子的敲门声吵醒了我。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又随英子七拐八拐的到了堂屋,饭菜都已经摆好了。
饭吃的很平常,无非是介绍我认识一些本来就不多的家庭成员,我一一应付了,可奇怪的是妹妹一直没有出现。
「妹妹不来吃饭麽?」
「结婚前都要在房间里吃饭,不能见人」
「为什麽?」我不解「以後会告诉你的。」

我没有多问,匆匆吃完了饭,回到房间,这才留意了一下房间的布局,陈设很简单,却透著典雅。一个木质衣柜,因为年代久了,上面的黑漆透著经久磨损的亮,打开衣柜,一些女孩子的衣服挂在里面,却不是这个年代的。接近窗户的角落放著一个梳妆台,和衣柜同样质地,台上立著一面被木雕花包围的镜子。桌上还放著一把木制的枷娅琴,颜色也是原木色,挺精巧的做工,一看就知道是手工制的。上面很有一些岁月的灰尘了,可是琴弦都还在。我用手指轻轻拨了两下,房间里顿时充满了如水波般柔和的琴声,音质居然还很不错呢。

显然这房间是为女人设计的。打开抽屉,里面放著些女孩子的小玩意,一块叠的很方正的手绢,打开後看到右下角绣著一枝小小的梅花,梅花下题了一首七绝∶「春风花老嘱谁怜,点点残红落泪腔。片片香魂明月伴,一地相思扫残弦。」冥冥中觉得这里一定有个故事,却又无从寻起,也就作罢了。

天已经暗下来了……英子进来帮我点起了蜡烛和油灯。我实在不明白,城里早就用起了电灯,这里怎还没拉过电线?我把自己带来的行李简单整理了一下,拿出日记本,想写点什麽,拿起笔写出的却是手绢上的诗,我觉得自己象是撞邪了。这诗,这梅花,这手绢,会不会和白天看到的那对男女有关联呢?
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窗外似乎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一点点地隐隐约约,然而又那样的真真切切。是一首传统的朝鲜民谣——《五百年》,旋律凄凉委婉。就在听到的刹那,仿佛有一种力量牵扯著,我的指头鬼使神差地放到了那把枷娅琴上,开始拨弄了起来。我是学音乐的,小时候我妈妈也教过我这曲子,可是,我从来没有在枷娅琴上试著演奏过它。然而此时,我的手指灵巧地在琴弦上跳动著,就好像我曾经与这笛声合奏过无数次似的。一种奇妙而又熟悉的感觉从我心底的某个角落徐徐涌出,直到我的指尖,然後幻化为叮咚的音符。那笛声,琴音,明月还有星光似乎交织成一个美丽而又忧伤的天幕,我感觉自己被包围了,慢慢地沉浸其中……
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何时结束的,我只记得当一切都恢复宁静的时候,我感觉好累。好像真的经过了五百年的沧桑和风雨,我一下躺到床上,就睡著了……

我看到了一个高高的男人,拿著一把长笛,角分明的脸,闪亮的眸子。他靠近我,在我耳边喃喃低语∶「梅,今生近世不会有人拆散我们……」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这是梦吧,我害怕及了,想要挣脱,却感觉四肢没有一点力气。心被恐惧攥的紧紧的,甚至不敢挣开眼睛。
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 



第5天了,每天都是同样的梦,梦见那个男人。天又亮了,我醒了,却不想起来,就这样躺著,望著天花板。後天就是妹妹结婚的日子了,我却还没有见过她,还有裁缝给我送来的伴娘的衣服,我怎麽看怎麽都觉得象是给新娘穿的。

今天吃饭的时候,我又问了姑妈,为什麽妹妹不可以在结婚前见人。姑妈只是说,这是府川的规矩。

我还问了她,为什麽伴娘的衣服倒像是新娘的。她还是说,这是府川的规矩。只是…,我觉得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些异样。
五

我看见他了,那个男人。

无法描述当时的感觉。

当月光穿过梅树那些稀疏的枝条洒在墨色的台阶上的时候,我看到他就坐在院子里的一张石凳上,手里拿著古笛,出神的看著院子里的秋千和老树。

那双忧郁的眼睛。是我在梦中早已熟悉的。

在我轻轻地走到他旁边的时候,他转过脸来,闪亮深邃的眸子移到我身上。我感觉到,这是爱怜的目光,我不知道他为什麽这麽看我。然而,我只是觉得好熟悉。

「那天晚上是你在吹那首《五百年》吗?」

「是……」

「吹得不错喔。」

「你的琴配得也不错…,梅,你一直没有忘了它……」

…… 我不是很明白他说的话。可是,我似乎愿意静静地陪著他,哪怕只是坐一会儿。不知道我们坐了多久。只觉得他好像在犹豫著什麽。

最後,他终於像下了决心似的对我说∶

雪梅,你 开这里好吗?你 开…不要问为什麽,就听我一次,好吗…?

我真的不明白他为什麽说这些,可是他眼里有闪闪的东西,象是隐隐的泪光。就在刹那间我突然有一股冲动,想要抚摸一下他的脸。可伸出手去,等待我的却是一片空虚,我的指尖穿过他的黑发,却触摸不到任何东西。他还是那样忧伤而深情地看著我,可他的面容却渐渐模糊起来,一个声音在心里大叫,不要,不要走,我拼命想要抓住什麽东西,可是那里什麽都没有。

他还是消失了。

好像是一场梦。可是,我分明感到手臂上有晶莹湿润的东西,是他的眼泪吗?

一种奇怪的忧伤感受涌上心头∶好像我曾经追寻了好久,等待了好久的东西,终於不可避免地从我手中滑走了……

可是,我为什麽叫雪梅?



明天就是妹妹的婚期了,可是今天,我发现了一件好可怕的事。

早饭後,我一直在宅子里乱逛。我期望可以再看到他。

说不清什麽原因,我对这宅子有一种可怕的熟悉。我在後院的尽头发现了一座有点隐蔽的,独立的小木屋。孤零零的在那里,被一些类似灌木的矮树包围著。

我听到里面有动静。要在平时,我一定会敲门进去的,可是,这一次,我也不知道为什麽,我选择了偷窥。我用口水在木头和纸糊的门上轻轻戳了一个小洞。

姑妈在里面。榻榻米上还躺著另外一个人,她看起来好老,整张脸看起来象一只皱缩的核桃,露出来的手也只剩皮包著骨头。盖著厚厚的毛毯,屋子中间有一个烧著炭火的炉子,可她似乎还在瑟瑟发抖。要不是姑妈在对她说话的时候叫她小允,我真不敢相信,那个躺在榻榻米上,似乎垂死的老人,就是我要结婚的表妹!
姑妈不停地往小允身上洒著一些粉末,同时,一股股的青烟从毛毯中冒出来。

我终於明白了为什麽姑妈不让我见表妹了。可是,小允怎麽会变成这样的呢?

此外,还有一件事让我有点不寒而栗。那是姑妈对小允说的一句话∶小允,你要坚持啊!等芷青替你顶过了这场劫难,你就会没事的了,乖啊…

什麽劫难?我替她?



前世象一个刻意隐藏自己的影子。你以为它早已远去了,宛如昨日过眼云烟,相忘於沧海桑田;然而,一旦你机缘巧合间打开那扇关於过去的门,你才发现它原来一直都不曾放过你;它悠远狭长的身影象一把利刃,穿越无尽的时光,在你今生以及可能的来世刻下它深深的痕迹,它的爱,它的恨,它的情,它的债,它曾经的喜怒悲欢……

至少我是这麽认为的,因为我看到了我的前世。

就在这个黄昏。

下午的时候,因为看到了小允的样子,我有些心绪不宁。

我打开了妈妈给我的小红绸包。里面有一个小包,宣纸的,包著一些药粉样的东西;此外,还有一张淡黄色的纸签,是妈妈写给我的信∶ 青儿∶

妈不知道该怎麽跟你说。三十多年前,老家府川发生了很多事情,妈真的没法给你解释清楚,妈只希望你永远是一个天真的小丫头。

我真的好担心,我不知道沅君,你姑妈,会做些什麽。青儿,老家府川一直以来都有很深的巫术渊源,而我们这个家族,也曾经是很精於此道的。

青儿,妈知道很难跟你解释这些,妈只希望不会有什麽事发生。可是,如果你发现有什麽不对, 快用水喝下那包药粉,它可以保佑你没事的。还有,有什麽突发情况,去找奶妈,她是老家那里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
青儿,你尽快回来好不好,别让妈担心……

切切

爱你的妈妈 

我去找到了奶妈。刚开始的时候,她什麽都不愿意说。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她让我喝下了一碗水。 然後,一切都明明白白了。前世的悲欢往事如一幕幕的画面从我眼前闪过。

我看到了雪梅,我的前世,跟我一摸一样的娴静女孩子;我看到了他,子建,那个曾经永远快乐的少年,跟雪梅,还有姐姐沅君在山坡上嬉戏的样子;我看到了在闪闪的星空下,子建和雪梅的山盟海誓;我看到了沅君好嫉妒,好恶毒的眼神;我看到了沅君手里那个布做的小人,上面有雪梅的头发,雪梅的名字;我还看到了沅君往那个小人身上洒药粉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样子……

我看到了那个初春的夜晚,雪梅孤独地死去,就在婚礼的前夜;我看到了跌落的枷娅琴;我看到了她手里紧拽著的白手绢;我看到了她雪白的脸,如手绢上的梅花一样黯然;我看到了府川的梅花在一夜之间的凋落,飘落的花瓣如一声声的叹息,瞬间的飞扬,然後堕入泥土任人蹂躏……

我看到了沅君偷偷穿上婚衣时期待,得意,贪婪的神情;我看到了子建揭开沅君的盖头的时候, 讶,愤怒,绝望的表情;我看到了那折断的长笛;我看到了那随风飘落的眼泪;我看到了他从断肠崖上跳落时凄凉而忧伤的身姿;我仿佛甚至听到他站在崖上声嘶力竭叫喊的声音∶

李沅君,我用我丌世的生命诅咒你!除非府川的梅花在夏天开放,否则,你和你的子孙都将在婚礼当天死去。我永不原谅你,李沅君!!!

我看到了子建,用丌世生命换取一个诅咒後孤寂飘零的魂魄;我看到了他站在雪梅坟前心痛的样子;我看到了他对著每一片梅花发呆时痴痴的眼神;我看到了他走遍白山黑水追寻等待的身影;我还听到了那些穿越岁月长河的幽怨笛声和他日日夜夜重复呼唤著雪梅的哽咽。

是的,我终於明白了。明白了他,明白了我自己,明白了姑妈的大女儿小聪的死,明白了小允的样子,明白了为什麽姑妈让我来当伴娘,明白了为什麽姑妈让我穿新娘的衣服。

可是,姑妈,你知道吗?你的这个恶毒心肠的诡计是没有用的。小允一样会死。只有我知道解这个咒的办法,可是那是有代价的……

真的无法解释我现在的心情…。我好矛盾,为什麽这麽多人前世今生来世的生命要由我来做选择?为什麽前世的沉重还要今生来负担?为什麽我不可以做一个普普通通丌事无忧的女孩子?为什麽……

妈妈,我该怎麽办?

还有子建,好想再见他一面……
 


妈妈,我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写下来给你,好吗?因为你的青儿再也不会回到你身边了。妈妈,我已经作了决定,原谅我……

子建刚才来过了。我从他的眼里看清楚了我自己。我是那一朵春天里最後飘落的梅花,带著初春的第一场小雪刻下的回忆,就算零落成泥碾作尘,我也不会不肯不能忘记。他们以为孟婆的水会让人忘记从前的一切,其实不是的,它们只是被深深埋藏了。那些刻骨铭心的痕迹还在的,一直都在。

我无法不面对,不承担我的过去。一场因我而起的悲剧,让我来结束它吧。妈妈,请相信这是上天的安排,好吗?

那包药粉我给了姑妈。看到她跪下来感谢的样子,我觉得她其实也好可怜,子建的诅咒让她一辈子都没有结婚,就这样没名没分地跟一个男人生了两个女儿。我想我可以理解她为何费尽心机,不顾一切地要让我去替小允死。毕竟,小聪死得好惨,而她也决不想小允也象她那样一辈子没有名分。

可是,我不是为了她而做这一切的。

我是为了子建。我不要他再这样孤单的飘零下去,我爱他,我要用我这一世的生命换他一个新的生命。

……

就快了,这张白手绢就快吸完我的血了。妈妈,别心疼,一点都不痛的。明天,夏日晨曦到来的时候,府川的梅花会如初春般俏丽地绽放,它们会红得像我的血。

到那个时候,子建,你会摆脱这诅咒的束缚,你会有来世的生命。我想说对不起,我刚才对你发火了,我要你走开;我骗了你,我说我明晚在末晚亭等你……。我去不了了,子建,今生今世都去不了了。

可是,子建,让我们期待还有来生,好吗?

子建,愿你的来生,总有恒星照耀你的路程子建,愿黑暗降临的时候,你的心依然纯真子建,愿你还会记得,一朵梅花曾刻上过你泪痕前世与今生在这滚滚红尘

再见了,妈妈,我好困了,我将再也不会醒来。如果我会有来生,再让我还你们今生的疼爱,好吗…… 


  • 关键字 : 姑妈, 时候, 子建, 妈妈, 青儿, 雪梅, 明白, 什麽, 样子, 因为, 府川, 好吗, 为什麽, 梅花, 感觉, 小允, 东西, 上面, 里面, 这里
0 0
2009-02-17T06:59:55+0000


  • 当您未登入黑族时,可以利用脸书 Facebook 登入来发表回响。若使用黑族会员身份发表回响则可获得经验值及虚拟金币,用来参加黑族推出的活动。
发表回响
验证字串
留言

Facebook 粉丝专页

QRCode 条码 & APP 连结

说明
本页网址

在相关服务标签中,『扫描条码,在行动装置』或是『点击连结按钮,在本装置』中开启网页或是 APP 相关操作。
QRCode